混着 MIXFIT Online Magazine

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灰姑娘穿上玻璃鞋變成了公主就如同男孩穿上潮鞋就覺得自己是潮流 Icon,鞋子與人一生之間的關係非常地密切,已化身成為一種態度,一種被時代接受與崇尚的 Lifestyle。隨著不同階段的蛻變,選擇的鞋子也會不同,對於轉「大人」有無限想像的自己,踏入大人的世界後,因經歷的不同而有所改變,這些成長與改變是好是壞?誰也說不準,但腳上那雙鞋卻始終如一地隨旁在側,帶我們走向美好的前方。

New Balance 574 已陪伴了無數人的輕狂歲月,如今加入了 Sport 元素進化為更加成熟與時髦的 574S,變得你我都會對它再次充滿期待,穿上它繼續前行自己下一階段的青春。此回我們邀請到五位不同領域的輕熟代表,腳上穿著最能代表他們現在態度的 574S,訴說屬於他們 #大人的時尚。

消極男子 / 誰說人生非得要積極
網路發達的這些日子裡,藉以文字、圖像舒壓的大眾,相較積極正向的文字語句,消極的看待生活反倒成了一種宣洩的方式。我猜想各位多少在網路上也看過他的作品——消極男子,簡單線條的畫風,配上消極的語句,關於大人的世界他又是怎麼消極地看待呢?



(以下訪問簡稱 MIXFIT - M;消極男子-消)   

M:為什麼會使用消極男子這筆名呢?
消:曾經也是對人生、對社會、對自己很期待的,只是期待不如預期,同時對自己的要求又高,得到憂鬱症後,對人生的體悟就不再那麼積極,感覺消極一點也不會是種錯誤的選擇,因為意識到這點,所以也就成為這樣的人。   

M:認為自己什麼時候進入大人的世界?進入大人的世界後,和想像有什麼不同?
消:如果知道自己是否已經有大人的資格,我想應該是多了更多的「同理心」,更懂得尊重不一樣的專業、不一樣的世界。面對社會或是自身的問題,也不再那麼的固執,也有不少的妥協,這些是我對大人世界的一點感受。母親過世後,發現自己不能任性,你必須參與大人世界的煩惱,大人的世界是有很多的苦衷,也有更多生存上的問題。從小對大人世界的想像來自於電視劇、電影,感覺「工作」將會是大人生活的主旨,「生活」則是其次,而我們努力工作就是想要得到更好的生活品質。 

M:你如何形容所謂大人的世界?
消:小時候偷喝咖啡跟啤酒都覺得很苦,但長大後的酒跟咖啡的苦,反倒成為一種味蕾上的體驗。大人的世界,就好比體驗過苦生活後,「咖啡跟酒的餘韻變成了一種享受」。



M:你想成為怎樣的大人?沒有成為的困難是什麼? 
消:我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大人,是有一定的資源跟內容,「能在被需要時,成為一個能指導、能提供意見的人」。目前的困難是我還是很資淺的創作者,同時也還沒有那麼多的資源能夠幫助那些需要解惑的人。
M:出社會的前後,分別有什麼樣的感觸?
消:出社會前的生活沒那麼多的顧慮跟生活也比較單純;出社會後的生活要考慮很多面向,自己的人生、別人的憂慮,社會的價值觀以及自身的「理想」跟「現實」的衝突,很多事情都想要迫切地解決,成為理想的人似乎是必須在中年前完成的事。

M:設計師、插畫家、藝術家等身份感覺對年輕人來說是個夢幻職業,當你真正一頭栽入這世界後,真實的現況是?
消:設計師跟插畫家都是相當夢幻的職業,可是這樣的工作在台灣卻還未能在大眾有一定的尊重,為了生存得要做更多的學習。除了技術上跟行銷自己,還有更多商業的溝通,而溝通卻是最困難的,每次的工作都是跟新認識的人相處,每個人、每間公司都是一個環境生態,都會有不一樣應對的方式跟處世之道,跟人相處是很累的,對我來說。

M
:在你畫風裡面很能令現世代的大眾有所感同身受,這些字句、口吻都是自身經歷的嗎?
消:絕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的生活,但是我自己的生活也很單一,所以也有不少的口吻是來自於電影、音樂、電視劇、小說、別人的人生。



M:你認為世代年輕人對你的畫作何以擁有高度共鳴?譬如窮忙、工作難、生活難?
消:我在想世代年輕人會對這些有共鳴,也許是因為他們都曾跟我一樣,對生活跟人生的下個階段有一定的期待,但是當摻入其中之後,才能知道生活有多不易,當期待都沒有得到相對程度的應許,所以對自己跟社會很失望吧?

M:厭世、負能量成為年輕人幽自己一默的風潮,在此波潮流成為關注圖文創作家的你如何看待?
消:我認為自嘲是蠻高層次的一種幽默,能夠將自己的特色轉化並取悅別人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比嘲笑他人還要好太多了。



M:骨子裡也是對社會憤怒的年輕人嗎,最無法忍受這社會或世界的哪個部分?
消:我已經不是會對社會憤怒的年輕人了。我無法忍受的大概是人與人之間的刻板印象或是偏見,還有社會對各階段、年齡的人有著一些價值觀的限制。



M
:「人到底要多努力,才能不被社會改變」,你不想被社會改變的部分是哪些,那妥協改變的部分又是哪些?
消:工作後要妥協的事,很多時候工作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為了生存,還是會接下這些工作。

M:對你而言畫筆是什麼?創作、抒發、KUSO、對抗生活社會壓力的出口? 
消:是創作跟抒發的一種,現在更是一種生存的工具。  

                    
M:這支畫筆背後有什麼故事呢?
消:這支電繪筆是我第一次拿紅包錢去買的,當時這對我來說是個很貴的東西,買下去之後有種讓自己成長的感覺,「這是我買給自己的,不是別人買給我的」。雖然我後來幾乎完全沒用過它,但它代表的是一個我開始正視自己會認真畫畫的物件,在我買了個這麼貴的東西後,是想對當下的自己負上責任的。    



M:對於穿著講究嗎?今天穿上 574S 的感覺是?  
J:
這是我上台北以來穿的第三雙鞋子,第一雙是馬丁,第二雙是涼鞋,574S 這是第三雙。我一直對白鞋有種嚮往,總覺得別人穿白鞋也太好看了,可是我自己是很粗心的人,鞋子幾乎全都是黑色的,感覺穿白鞋容易弄髒,能穿上白鞋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呢。
   


後記
訪談過程裡,消極男子講過這麼一段話——「人長大就是會越來越掙扎,活得越來越不像自己,除非有錢,你就可以做自己。」真實的戳中你我的心坎裡,在這沒錢萬萬不能的時候,似乎有時認清現實對自己也是好事。

從小到大,我們被灌輸著要積極、正面、樂觀去面對所有事情,好像一旦消極、負面、悲觀就會令人感覺慘澹。然而,當社會、環境、現況不如預期的時候,我們又該如何正向思考? 消極男子
用他那消極的畫筆繼續畫著 #大人的時尚。


Text / Y.J、M'Orange
Photo / RobinSerious
Design / Johnny
Info / New Balance
Special Thanks / 咖啡小自由 libero coffee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