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着 MIXFIT Online Magazine

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Made in Taiwan,又稱作 MIT,台灣製造。在這資訊爆炸且透明化的現世代裡,人們常有「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心態,進而錯過了台灣製造的好東西,不論是代工、原創、設計亦或是傳統產業中,仍有這麼一群人默默為台灣守護,認真用心讓台灣走出國際。因此,MIXFIT 秉持著愛用台貨與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精神,將於隔週介紹值得推薦的 MIT 街頭印象給各位,讓你我一同見識屬於台灣在地的品味與細節。 

上回我們從「hao」的對談中理解主理人們對於台灣服飾的貢獻努力不懈、不遺餘力,希望給消費者最好的品質。此回, MIT 街頭印象邀請到了對於漫畫富有高度熱情,並創立了《精裝少年壞報》漫畫刊物的羅宜凡,與我們聊聊催生出《精裝少年壞報》背後的故事及堅持製作紙本刊物的態度。 




小時候的羅宜凡,在還沒接觸到漫畫前就很愛畫圖,搬到台北後偶然間接觸到漫畫,便為之瘋狂並感到新奇。他認為現在的社會雖然開放、資訊發達,但大家似乎喜歡的、看的東西都差不多,希望讓台灣文化能夠更多元性與更多接受性,所以將自己喜歡的東西與風格以影響自己最深的「漫畫」形式加以轉化,來帶給台灣更多不一樣的面貌。 


▲ 精裝少年壞報主編——羅宜凡

(以下訪問簡稱 MIXFIT - M、羅宜凡 - 羅)

M:是什麼時候讓你想成立《精裝少年壞報》,又為什麼會以《精裝少年壞報》命名呢?
羅:應該可以追朔到十年前,大約 2007 年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偶然間知道我小時候有在畫漫畫,因為小學三至六年級讀美術班,除了自己愛畫,老師也鼓勵我們做可以傳閱的班級刊物,我跟同學們就一起開始用漫畫形式去做。朋友他們看到之後覺得非常有趣,我就掃描放到網路上,以小時候很紅的《少年快報》為靈感,取名成「少年壞報」,其實整體只是純粹覺得好玩,後來也沒有再多加管理。約莫到了 2014 年,因緣際會下我想重拾停擺多年的畫筆,再續小時候畫漫畫的前緣與感動,最後在名字裡加上了精裝(來自香港電影的靈感),成了現在的《精裝少年壞報》。
其實做這個應該不能說是成立,因為《精裝少年壞報》不算是我目前的主業,但卻是影響我很大的興趣之下的產物,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物。而《精裝少年壞報》除了有我自己所畫的漫畫之外,也會網羅其他很棒的漫畫家的作品進來編成每一期。


▲ 90年代風靡一時的《少年快報》漫畫週刊

M:現在網路產業發達,是什麼原因讓你堅持做紙本刊物?
羅:現在的確網路發達的關係很多紙本相關產業都受牽連,漫畫也一樣,我覺得不管今天是漫畫、雜誌、報紙、刊物也好,這些紙本都一定有它繼續存在下去的理由。以漫畫為例,放到網路上變成電子書的形式,不但少了那份翻閱書籍以及觸摸紙張的溫度與實際感,有些紙本才能表達出的劇情張力、跨頁版面、封面封底的呈現等等,是網頁版本取代不了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我還是持續會出紙本的緣故。


▲今年年中羅宜凡辦了一次《精少壞一族》的快閃展。


▲90 年代的雜誌《COLOR》,標題、內文、排版風格皆與現在的雜誌有很大區別,成了羅宜凡靈感來源之一

M:除了《精裝少年壞報》,還有看見《精少壞一族》的創作,可以大概介紹一下《精少壞一族》嗎?
羅:其實漫畫以及偶像文化影響我很深,《精少壞一族》便是我希望給這個制式社會帶來更多有趣、無釐頭的東西的另一種管道與方式。我很鍾情於以前 90 年代的雜誌排版、風格還有標題的語氣方式,現在幾乎是看不到相同的了。《精少壞一族》的創作有很多都是受這些所影響的,我大多以台灣 90 至 00 年初期的偶像素材來作像是現在大家常用的梗圖,或是很多國外俗稱的 meme 方面的創作,不希望大家只轉貼國外的東西然後抱怨台灣,所以我決定不如自己來做一些隨性的創作,就算小眾也沒關係,至少帶來了不一樣面向的東西。大概兩年前我把這些創作放在 Instagram 上,取《精裝少年壞報》的簡稱再加上一族,變成《精少壞一族》就好像是一個 Generation 的感覺。



M:《精裝少年壞報》到現在總共出到第六期了,有沒有最喜歡或是最印象深刻哪一期呢?
羅:除了代表一切的開始的第一期,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第三期了,因為當初封面的印刷效果,導致印出來封面都會捲捲的翹起來很煩,所以總共只出了五十本最後也沒有再版,數量算是相當稀少,這應該算是個小小黑歷史吧哈哈,對此印象很深刻。





M:那在這些創作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過有趣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呢?
羅:這麼說好了,自己因為興趣以及也想丟些有趣的東西給這個社會,而相繼推出《精裝少年壞報》與《精少壞一族》,原本以為比較小眾頂多朋友圈的人會喜歡,沒想到卻有這麼多也喜歡的人,迴響確實有超乎預期,也認識到不少新的朋友,這些都是很難能可貴也意想不到的,甚至也有海外朋友特地來台灣要找《精裝少年壞報》和《精少壞一族》的周邊,真的滿瘋狂的。



M:有沒有什麼人事物是影響你很深的?
羅:漫畫、音樂、電影、棒壘球等等都是影響我比較深的,這些除了影響我的作風之外也是很多素材的來源。像打壘球的時候,如果是守備的位置,會感覺滿 Chill 的,可以順便想漫畫情節哈哈,但要認真的時候會全力以赴,這滿像我自己的人生觀,沒有說創作一定搞得多大或改變世界,但當下在做的時候是非常認真執行的,因為是在做覺得有意義也有興趣的事。如果要說影響我很深的人的話,應該就是漫畫大師島袋光年了,除了很 Old School 的獨特畫風之外,也是非常欣賞他的創造力以及想像力,我非常欣賞有想像力的人,覺得是人生不能或缺的東西。另外我也很喜歡成龍跟劉德華!




▲ 羅宜凡的長篇漫畫《無聊陣線聯盟》部分一覽

M:接下來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或企劃會推出嗎?
羅:我希望將來可以把自己的長篇漫畫〈無聊陣線聯盟〉畫到一定數量後,出成單行本,或是集結好幾部漫畫於一本,就像平常的漫畫書或以前的少年快報那樣,算是一個小小的願望。另外還有 Line 貼圖,哈哈!因為我的漫畫角色都是原創,拿來結合大家平常都會使用的媒介感覺也很不錯。至於展覽的話就順其自然了,因為當初會舉辦《精少壞一族》的展覽,純粹也是因為作品到一個量,加上當時有一股很想釋放的能量!而周邊朋友也覺得有趣,所以想辦來大家歡樂的,我也不希望將來變成我創作只是為了辦展覽,這樣就有失原本的初衷了。



▲ 羅宜凡將小時候畫的漫畫掃描並重製成海報

▲後記
訪談過程中,感受到羅宜凡本身也是富有創造力的人,雖然並不是把《精裝少年壞報》與《精少壞一族》當成主業,但又何妨?因為他還是依然持續的創作,就是把漫畫以及所有影響他的文化給轉化,以創作的形式讓那種感動再帶給我們。看他的創作就知道,保留了很多以前的文化,並且是在地文化;羅宜凡說其實他受以前的偶像、主流文化影響很深,許多素材都從那裡來,他創作並沒有想刻意要搞得很奇怪、獵奇,只是不想要那麼的大眾,想給這個社會更多的想像力、更多的層面,而不是大家都看一樣的東西。「文化、想像力,真的很重要,Make Taiwan Great Again!」—— 羅宜凡。




Editor / Perry
Photography / Perry
Designer / Johnny
Source / 精裝少年壞報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