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着 MIXFIT Online Magazine

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你們是如何定義「酷」?從不認識她到深入聊天後,都覺得她很有自己的態度與堅持——那我會認定她很「酷」。就像今天要介紹的這位「惡女」,不僅外表有個性,也不是嘴上說說道理,而是用行動去實踐她的主張。一起來認識她,打破拘束的酷嬌女生——傅昱。



自詡自己是個台北人

在我還不認識傅昱時,單純覺得這個女生很特別,便開始追蹤她的 Instagram。常常觀察她的生活與朋友圈,我猜她應該是台北小孩吧?初次見面的傅昱回答:「其實我是新竹出生,桃園長大的小孩,童年有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桃園,可是我對桃園沒什麼印象跟情感,相較之下我對『台北』卻有非常深的情感在。我 16 歲就一個人來台北讀護校,在這待了快十年了吧,畢業(肄業)後就一直留在台北。」



「社會化」是妥協也是成長
「以前總是幻想著上台北一定要去唱片行上班。當時我很喜歡聽搖滾、龐克樂,因此想做音樂相關的工作。」妳來台北後,有實現嗎?「來了快十年了,現在跟當時的想像完全不一樣,唱片行根本也倒光。以前我不太喜歡社會化的感覺,但現在的我卻非常社會化,有一部份的社會化對我來說是對這個社會的妥協,另一部份是對這個社會的適應。





傅昱一開始從街頭品牌 Dickies、Remix 與實踐學生作品開始入行,漸漸受到大家的注目。「但我自己並沒有想要成為專職的 Model,我以前會幻想未來,但現在完全不會做這件事情,沒有計劃的生活著,適合好奇心很重的我。」





關於 DJ Tenga Bae
「音樂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部分,甚至不是休閒娛樂,而是我很認真的興趣。有次我朋友邀請我在一個玩票性質的派對中放歌,那時候我還是用 Youtube 跟 Spotify 混著放,覺得蠻好玩的。之後有個定期在 KORNER 放歌的朋友覺得我接歌接得還蠻有趣,便邀請我一起去放歌,從那次開始我才真正的練習 DJ 的器材。不過 DJ 表演通常是朋友找的,自己也沒有想要往專職發展,我放的都不是很流行的音樂,單純覺得能分享新的音樂就夠了。」



不務正業?
Model 跟 DJ 都不想成為專職的原因,是妳剛剛說好奇心很重的關係嗎?「對,我好奇心很重,很常摸索新的興趣,接觸些新的事物。好像沒辦法只專心在一件事情上面;沒辦法安安穩穩的行駛在軌道上,會不斷偏離軌道。像我目前的生活狀態、興趣與朋友都是當時沒有想到的。」



如果好奇心很重,也有反應在服裝風格上面嗎?「有,如果我現在喜歡搖滾、龐克,我就會穿樂團 Tee、Dr.Martens、皮衣;如果聽嘻哈,我就想穿的很寬鬆;現在聽一些前衛的實驗性電子樂,我就會想穿的很怪。聽起來是不是也有點老古板的感覺?(笑)」



是自己喜歡的文化,才穿 
「我喜歡離我很近的東西,例如 Supreme 好了,我覺得它離我很遙遠,不過它推出一些攝影師、電影合作的系列,是我真的喜歡以及可以接受的文化,我才會去穿它。」





「我喜歡好笑又有趣的單品,像是前陣子我很喜歡穿刺青衣,穿出去大家都會笑我!或是 BDSM 的單品,綑綁、束縛的東西。」講著講著她得意的拿出最新戰利品「這個眼鏡是我在饒河街夜市的雜貨店買到的,它其實是修手錶、處理珠寶會用的眼鏡,帶有燈與放大的效果,我很喜歡這類很廢的單品。戴起來是不是很有 Cyberpunk 的感覺!」



傅昱除了背著很顯眼的福音戰士包包外,我還注意到她腳上很復古的滑板鞋 Osiris「這的牌子在台灣已經買不到了!必須從網路上訂購。我很喜歡以前滑板鞋這種肥肥的設計,很可愛!相較現在流行的老爹鞋,我更偏好這種真復古老鞋。」



行使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我看妳前陣子去美國,是去玩嗎? 「我是去捐卵子,經由別人的介紹,得到前往美國捐卵子的機會,其實我一直很想去美國玩,這次能去美國又能幫助別人,是很難得的回憶。」捐卵子是需要經過嚴格篩選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最重要的三項是長相、身高、學歷,長相不是挑特別漂亮,而是找長相比較符合的人。如果你有符合以上這些條件,他們會安排一系列檢查,但可能檢查完數值有問題就沒辦法捐了。還會檢查 DNA 有沒有遺傳疾病等等。這是一個很『未來』的行為。」



「捐卵子」應該充滿爭議性吧!「沒錯,連我身邊蠻多朋友覺得這有點在挑戰倫理道德,不過我只覺得在行使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聽說你上過 《Nylon Japan》、《Popeye》跟《Ginza》?「不過我幾乎都是以很『邊緣』的方式出現!像是《Nylon Japan》是我幫一位在台灣做品牌的加拿大女生 Aly 拍照,才被刊登的;我還曾經上過《Popeye》封面,不過照片小到不行,要很仔細看才找得到我;登上《Ginza》是因為我有個日本朋友 Mari 有在替《Ginza》寫專欄,有次她的專欄『Taipei It girl』就有訪問過我。」



你是怎麼喜歡上街頭風格?「我一開始沒有特別喜歡街頭風格,直到有一次我發現 X-Girl 是一個我很喜歡的樂團 Sonic Youth 的團員 Kim Gordon 創立的,自己才漸漸喜歡上街頭風格。」


▲最右是 Sonic Youth 團員 Kim Gordon



「我的個性可以說是『沒有公主命,但有公主病』。不是指那種愛亂花錢的公主,而是管不住的公主,當然對我好的意見我會聽進去,但就是不要管我,生理、心理都無法接受別人管我,我希望可以掌控自己的狀態,不想活在體制內。」



首先要打破懷疑
常常有人會問,怎麼找到自己的風格?「如果你覺得自己無法呈現自我風格,感覺有被限制著,那就要想怎樣打破這些限制。比如說,我蠻久之前就不穿內衣,一開始真的不習慣,當自己習慣之後,就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了,一旦開始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去打破一些事情吧!就會有新的思維進入到妳的腦海裡。只要有一刻覺得自己為什麼要這樣,那妳就能去打破那些東西。



與傅昱聊完天後,她順手將煙蒂塞進了褲子口袋裡,我問:「這樣不會用髒衣服嗎?」「當然會啊,每次回家衣服、包包都是煙蒂,不過我就是不想亂丟煙蒂。」從這個舉動也感受到,她是個很有規矩跟想法的女生。



What is 女子惡語
關於女生,我們想說的不僅止於表象,喜惡分明的現世代裡,作為一個女生,她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非一般大眾對惡的解釋,女子「惡」語,以「ㄨˋ」發音,要說的並非邪惡、不良,而是將之解作「討厭」與「嫉妒」。在這處處講求自我風格的時代裡,女生的形象再也無需被侷限,她們所樹立的態度是令人羨慕甚至嫉妒的,這是 Who Dat Girl? 女子「惡」語所想做的事,帶大家認識那些不一定是妹仔,但絕對很「惡」的女生。



Editor / Monique
Text / Monique
Photo / 郭芳維
Design / Johnny
Source / @
cococoralcorona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