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着 MIXFIT Online Magazine

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坦白講,我不懂婚紗,總覺得那些綾羅綢緞不過是用來曲意逢迎的你平常也不會穿。就是這樣,平常不會穿,「婚紗」就是這樣。  



正因平常不會穿,也才會有人信誓旦旦地說出「女人一生最漂亮的時刻,就是穿起婚紗的那一刻」吧!那麼,你有想過為什麼穿上婚紗會最漂亮呢? 

這次,我遇見了原因,一個告訴我穿上婚紗為什麼漂亮的幕後巧手——Dita,一個將幸福用一針一線縫製在唯獨你才有的完美嫁衣上的女人。




尋找自己的禮服
沒有人是一樣的,即使是雙胞胎也各有各樣。天生俱來的個性與看待生活的視野,造就了獨立的個體,好比訂製禮服亦如是。Dita 之所以會以高級訂製服的方式來開啟這間工作室,原因不外乎「找不到自己喜歡的禮服」於是服裝設計出身的她便興起了自己動手做婚紗的念頭。而後經由朋友間的口耳相傳,慢慢地打造出現有的婚紗工作室——Honeysuckle Atelier



大自然的擁護者——Honeysuckle

初入此地,昏黃的燈光與手工木製的地板都讓人倍感愜意,沖上一壺花茶的 Dita 與我聊著 Honeysuckle Atelier 名稱的由來。Honeysuckle 中譯忍冬花,是一種在台灣鄉野間土生土長的花,它會攀附著雜草與樹木去生長,因此在義大利有人稱其為「abbracciaboschi」,意指(樹)擁抱者,再者,由於忍冬花都是一對對的生長,亦有人稱它作鴛鴦草。對 Dita 來說不論是忍冬的特性或與涵義皆與她所想傳遞的幸福有所關聯。「我希望 Honeysuckle 這品牌是代表台灣也可以做出高級訂製服,讓大家更認同台灣這片土地,以這土地為出發。」



每個人都不一樣
從品牌開始講起,直接切入 Honeysuckle 所做的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簡言之就是以「你」為出發,訂製專屬的服裝。Dita 想讓每一位來到這裡的客人,都能知道自己穿的是什麼。她所在意的是每件禮服的材質、版型與每個人契合的程度。同時,她也想讓你憶起婚禮的初衷,是想要紀念而非展示、作秀,這也是為什麼出自 Honeysuckle Atelier 的禮服皆以一衣多穿的概念來製作,好比說外罩褪去後變做小禮服、加上一件外裙變做澎裙。



立裁人台上的靈魂

而從裁縫製法上來看高級訂製服,則與一般我們所見的平面剪裁大不相同,好比說你在桌上排版跟在人台上做衣服,絕對是兩碼子的事。用立裁人台所製作的高級訂製服,是以人的曲線為出發,「在人台上面製作,是符合人體的曲線,我可以抓不一樣不對稱的摺子,每一件衣服都是獨立的個體。」而即便是整齊的蕾絲 Dita 也會用燒花、烙鐵等方式來組成整件衣服的輪廓。



你的故事她來訂製

指著入口處釘在牆面上的喜帖,她說她記得每個來到這裡與她分享故事的人們,「訂製,是需要花時間把一個人的特質跟靈魂注入在一件衣服上面的,我喜歡與他們溝通、聊天,也想將他們的故事放進衣服裡。」誠如 Dita 所說「婚禮不是一場秀」當下的美,是記載在每個人心裡面的感受,那件屬於你的訂製禮服,穿在另一個人身上,又會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獨特的頂上裝飾
除了高級訂製服外,頭飾(Headpieces),同樣也是 Honeysuckle Atelier 塑造幸褔的其中一個環節。Dita 自櫥櫃裡拿出了各式不同手法製成的頭飾,每一個都包含了她當時的心境與其喜好展現,一種隨性不刻意的美,一種粗糙卻細膩的手法展現。「失敗可能是為了它更漂亮,或是會導致它更獨特。」隨性如她是這麼想的。
                     

生活裡的枝微末節

如圖片上我們所見的各式頭飾,Dita 並沒有打算做販售的動作。純粹因為喜歡做,用上她喜歡的花草、樹木,再以塑形、噴漆、硬化等手法使之變做一個我們眼前好似藝術品般的頭飾。「基本上,大家買藝術品是為了漂亮而買,但你需要自己去觀察,才會了解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增添幸福的小插曲
「我總認為花應該要長在土地裡,而不是被摘下來放在花盆展示後便枯萎,只被當作一個觀賞的東西。」提及捧花(Bouquet)她回想起自己做的第一個捧花,正好是她第一個客人,在因為少了點什麼而隨性扎出了一束捧花後,她說:「我發現捧花它可能不只是一個捧花,它可能是一個帶給人更多幸福感的東西,一個紀念跟一個記憶。」也因此在不違背順其自然的理念下,她總是依照當時季節去選定花種,而非定義只能以某種特別的花去製作捧花。

 
生活中的完美與不完美 

摸著那一針一線所縫製出來的婚紗,整個空間裡洋溢著一股非我族類的氛圍,突然間我問「所謂幸福是什麼?」她答:「幸福是懂得去知足地享受生命當中的不完美與完美,所有缺憾對我來說都是快樂的。」眼前這位擅長調製任何可能的女生繼續說道:「我喜歡讓看起來好像不一樣的東西,讓他們平衡,平衡到一個穩定。好像婚姻也是這樣,每當平衡不好的時候,它也許就是我當時後的平衡。」



選擇停下腳步去觀察 

「懂得去摸索跟了解它們的輪廓,可是不要去記得它們的輪廓跟形式。」無論是高級訂製服、頭飾亦或是捧花,訪談過程裡,你發現無法將 Dita 歸類在任何派別,既非歐美也絕非日系,一個憑著感覺去做出令人有感的事,憑著觀察去了解她所遇見的每個人、每件事與每一次調製出的幸福。



不瞞各位,寫這篇前我特別找了電影《惡女訂製服》來想從中汲取些我未曾觸碰過的領域來細究女性獨有的細膩特質。唯一想引用的是裡面 Teddy 問 Tilly 為何回小鎮時,Tilly 說:"here is where I am."

回到開頭 Dita 所說「以這土地為出發」,順應自然地用她所擅長的方式,扎根於此,一步一步地達到她心中的平衡。



豆子,一個脾性難以捉摸的人,開了間九點後才會開的咖啡廳,有趣的是,原來早在三、四年前我去過這間店。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對 Cool 的闡釋,我想憑藉現世代街頭上的人們對於各種領域的專注研究,共同來定義。D.O.C. 不走虛張聲勢的淺談即止,亦絕非帶你走向流行前線,藉由人與人的連結來延續下去。透過那些人,去講述各自領域裡獨到的見解;透過這些人,去告訴我們下一個,他也覺得酷的人。  


Editor / Y.J 
Text / Y.J 
Photo / 郭芳維 
Design / Johnny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