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着 MIXFIT Online Magazine

潮流新訊 Trend News

我們是否迷失在網路的形象中?從 FB、IG、Twitter 等社群軟體出現後,我們雖然透過它們與世界接軌,無時差接收到全球的資訊,甚至透過網路帶來成名機會!但我們卻開始更在意他人的留言、按讚數,有沒有引起迴響等,許多人更願意在網路上捏造光鮮亮麗的生活,只為了得到你一個讚。

正因為這樣,「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社交網路焦慮症)成為了一件真實的事情,理想中的網路自由,卻成為人們最大的束縛。


社交網路焦慮症的出現
就拿獨立品牌 Collina Strada 的設計師 Hillary Taymour 在 9 月辦了一場以「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 (社交網絡焦慮症)為主題的時裝秀來說,除了專業模特外,還邀請了藝術設計女生江宥儀(Yuyi John)以模特的身份現身。

而在 IG 上有 8 萬粉絲的 Yuyi,自詡為「社交網絡中毒者」!她曾做過一個「Face Post」的設計系列,把 Twitter、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推文或主題圖案直接印製在臉、身體上。




Yuyi 也拿自身的實際例子說明社交網路焦慮症,曾患有躁鬱症的她,即使被勸住院,卻因為在醫院不能用手機或電腦,讓她不願住院。當你非常糾結於網路上的迴響,這就是症狀之一。便是當自我情感需求的滿足,如果操之在別人按讚之手上,那我們的快樂指數自然會降低。


小孩在 IG 上爆紅的現象

除了「社交網絡焦慮症」之外,也想談談關於小孩在 IG 上爆紅的現象,就像日本最年輕的時尚 icon YOSHI 來說,年僅 14 歲的他之所以會爆紅,主要是因為去年開始他用媽媽手機加入了 IG,並在 Virgil Abloh(OFF-WHITE 主理人)商店開幕前拍了一張照,加上誇張前衛的造型,而引起網友關注。



之前 YOSHI 來到 SSENSE 於 Youtube 平台的節目 Tiffany's Tokyo TV,由駐日 20 年經驗的時尚編輯 Tiffany 訪問,透過節目了解 YOSHI 對於流行的看法。

當然也有人好奇,他到底是哪裡的錢,能購買這些昂貴的單品,在節目上 Tiffany 也提到了這點,YOSHI 表示自己每個月只有 3,000 日圓的零用錢,大部分買衣服的錢都是參與商業攝影賺來的。

除了 YOSHI 之外,在韓國、中國、美國、英國各地,都有類似的小孩爆紅現象,大多是身穿昂貴單品引發關注,雖然乍看之下很令人驚艷,不過當一個小孩在心智未成熟的狀況下,就冒然進入到商業氣息較重的世界,不禁令人懷疑這樣對小孩來說是好的嗎?


網路讓人成名,也成為霸凌的利器
今年 6 月的時候,匿名留言平台 Sayat.me 成為一股風潮,它能讓所有的好友、追蹤者來留言,所有留言都是匿名且都會隱藏,只有使用者可以看到內容。

看似有趣的平台,卻引發了少年自殺事件!根據英國《太陽報》的報導,一位 15 歲的英國少年因為 Sayat.me 的惡意留言,因此選擇上吊自殺。

除了這起事件外,其實還有更多霸凌的例子,就有一位 13 歲的英國女孩 Millie Clatworthy 向英國首相梅伊請願,希望可以將 Sayat.me 關閉,而這項提案也引發許多人連署 。    


比起虛假的世界,更重要的是自己 
在 Bof 的「追尋你的直覺,而不是Instagram」的報導中,就有提到在 21 世紀這個被虛假自我與直接觀念充斥的時代,讚的數量將我們綁架,鼓勵我們想得到更多,迷失於神經質的行為。



如果我們繼續漫無目的,無節制地使用社交媒體,我們將被他人的情感所控制,而不是由我們自己作主。

拿 A$AP Rocky 來說,他根本不在乎他人的想法。像之前為了宣傳新專輯,便與來自創意團隊 AWGE 的藝術家 Robert Gallardo 共同發起了一個 IG 藝術活動,在 A$AP Rocky 的 IG 帳戶上傳了大量白、黑、灰等純色照片或難以理解的圖案,但其實這些圖片要組合展示才有意義,而這個舉動也讓 A$AP Rocky 遺失了十萬個粉絲。




綜觀上述的例子,能發現網路不是不好,而是端看如何看待與使用。Bof 在該篇文章有句話寫得很好,「當你能夠自信到不再去在乎數字,讓自我表達與完整的藝術性來主導,社交媒體將變成一種遊戲,而不是必須屈服的壓力。當不顧他人看法,追逐自己真正的想像,也許你將創造 Instagram 的歷史。」


Editor / Alec
Photo / i-dconversationsabouther、complex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