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新訊 Trend News

21 世紀中,球鞋彷彿成為了一種貨幣,有人付出勞力、千辛萬苦的追尋,也有人大量積累並等待時機來臨並狠狠地撈上一筆,依據經濟學中的供需法則來看待這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然而,這次的交易對象卻成了你我都真心熱愛的「球鞋」卻又是幾分得難以接受,對此,不少人也做出了改變。而最吸引編輯目光的莫過於以下這段出自 @Rifare_co 主理人的話,可不是嗎?



「與其追求炒賣鞋款,我更想做到獨一無二。」

這句話是 Rifare_co 的 Frank 在訪問的最後娓娓道出的,然而仔細的回想整場訪問卻發現,每一個回覆的字裡行間無一不是朝著這樣的方向而去,這是本次專訪文章的開頭,也是接下來我們即將前往的方向。



(以下訪問 MIXFIT 簡稱 M;Rifare_co 的主理人 Frank 簡稱 R)

「Hello 各位 MIXFIT 的讀者朋友們大家好,我是 Rifare 的主理人 Frank,自義大利佛羅倫斯 POLIMODA 碩士畢業後便一腳踏入學習製鞋。2019 年的機遇回到台灣並著手創立了 Rifare_co 這麼一個品牌,目前主要經營的除了有同名的手工鞋製作、改製之外,也販售一些珍奇植物、盆器和古董。」短短的自我介紹,你一定也能看出 Frank 的不同,融合西洋思維加上對於東洋文化的著迷也造就了 Rifare_co 註定得不平凡!



M:想請問 Frank 為什麼會以 Rifare_co 作為品牌的名稱呢?在此其中是否蘊藏著特殊的含義能與我們分享?

R:Rifare 是義大利文中「重製」一詞,會使用義大利文命名和自己過去在 POLIMODA 讀書以及生活有著極大的關係,所以創業初期覺得這個單詞不僅簡單明瞭,還象徵著一段有意義的日子變這麼取了。倒是在之後發現義大利文實在不好發音,也算是給大家出了一道難題(笑)。

對我而言,串起 Rifare_co 的每一個環節都來自於熱愛。將老派的學院模式設計加入自我風格以及大眾口味,這就是令人頭痛且叛逆的我所嚮往的,既然是自己創立的品牌,我就想要讓他朝向我喜歡的方向去走!


▲ 時而阿美咔嘰(アメカジ)、時而現代藝術,衝突之下仍可看出 Frank 對於「酷」這件事情有著獨樹一格的解釋,他不僅喜歡存粹、自然、古老的東西,更想要這些古董被保留下來,透過求學期間所習得的知識加上親自拜訪職人,Rifare_co 不光光是藝術品們的庇護所,更是溫床。


▲ 古董布料都是真正百年左右的布料不是市面上常見的仿古布,對材料的堅持是我一直以來的信念,相信實體材料碰過摸過會明顯感受到不同。



「客製化鞋款的市場早已趨近飽和,於是我想用老派的工藝讓大家在簡單的鞋款上感受到更多的老派工法。」

R:我自己的作品工藝偏向老派的工法,我一直很著迷於手工感強烈以及歷史感強烈的技法,所以我的作品常常會有很老派製鞋所使用工藝技法去呈現,畢竟手工鞋、改鞋市場非常的飽和,要殺出重圍只能把老舊的方式融入現在新的材料以及鞋型上,而且對於細節上我非常的龜毛,不像是一般改鞋可能只是把鞋子跟鞋底硬湊上去,不管穿著的著地點以及舒適性,對於科班出生的我這點真的很重要,畢竟要改帥帥的鞋大家都會,但是精緻好穿又帥氣的改鞋真的很不容易,手工感的強烈溫度而不是機械式的完美一直是我努力想呈現給顧客的目標。



「與其追求著炒賣文化下的熱門鞋款,不如試著花更少的錢自己設計出更酷的特殊鞋款吧!」


何謂限量?以往或許是指全球發售僅 1,000 雙以內的夢幻逸品,但現在卻好像人腳一雙的大規模上架也能以此自稱,也就是因為過於的氾濫,才會讓「改鞋」工藝受到重視,相較於大家穿著制服鞋,倒不如每個人來嘗試看看把自己天馬行空想法融入在鞋子上面,像我偶像三原康裕曾經這麼說過:「鞋子就像是日本『盆栽』,要在有限空間製造出不同的宇宙感,鞋與盆栽同樣經過歲月會有不同的變話。衣服則有無窮無盡的可能性,鞋子讓我在有限框架裡有無限想像,也許被限制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在自己天馬行空後我幫你把它化為現實,當看到自己設計的鞋款完成時的那份感動,真的會讓你永生難忘。



M:在 Rifare_co 的社群平台中看到不少「分趾」設計,為什麼 Frank 對這樣的概念情有獨鍾呢?

「儘管是一件中二的事情,但我想做第一人,我確信!」

R:就像 Rifare_co 的成立理念一般,我想做我喜歡的東西。不過分趾鞋款的大量改製其實還有個「中二」的理由,小時候對於武士浪人的瀟灑有著異於常人的著迷,所以長大有機會了,就開始專研著分趾鞋的技法,雖然這東西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在製作上真的比傳統鞋難上許多,不管是楦頭的開發還是打板設計都意外的複雜,而且在全世界目前據我所知還沒有一個專門改分趾鞋改造的品牌,所以我想當第一人。



M:目前最喜歡的作品為何?背後是否有什麼故事能和我們分享呢?

R:目前我最喜歡的作品是品牌起初的第一款拖鞋,這款拖鞋我使用了日本藍染的小鹿皮,以及真正的百年古董布料,鞋面上的銀飾釦子都是請印地安人手敲而成,所以每個釦子都有些許的不同及不完美,而銀幣釦子皆為特地委託職人尋找美國錢幣定製而成,而上面的小吊飾是 1920’s 的幸運兔腳,你還可以真的摸到爪子呢!原本是想要做來自己穿,後來完成之後真的捨不得,所以就一直擺在工作室讓客人參觀,畢竟這款鞋我想我一輩子都捨不得賣掉吧!



M:創作中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R:在有限的條件下發揮出最大化的設計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情。畢竟鞋子誕生的目的是拿來穿的。仿間的分趾鞋大多都很寬胖胖的,常常被說成像穿著豬蹄一般,而我不想做出那種胖胖感,所以在楦頭的開發上真的實驗了非常多次,而且每雙鞋子的楦頭形狀差別很大,都不能共用,所以每當要做一個楦頭整個數據都需要重新算過,而且還得符合原本鞋子的味道,不能誇張式的變化。


▲ 除了改製鞋款,Frank 對於塊根植物也有一定的瞭解,這次他也向我們分享了關於塊根的一些資訊!


▲ 惠比須笑

說到塊根植物免不了最入門款就是這款「象牙宮」了,胖胖的身體十分討喜,是很多人入門選擇之一,只要穩跟了基本上露養也死不了,其次我會推薦這「惠比須笑」相對於象牙宮,惠比須笑沒有長的分支是整團低趴扁扁的塊根我自己非常歡這種形態感,而且掉葉時整個看起來看起來超像一塊老薑。




▲ 至於 Frank 近期最喜歡的塊根則是這顆「安博棒槌」,手上這顆是為數不多的原生種安博,白刺及臃腫的身型十分可愛,在園藝種上頭很難種出這樣型態。



「Rifare_co 既然是這麼多元素的集合體,未來勢必將彼此激盪出更為精采的花火!」

目前還是會常常使用日本古布去運用在我的鞋子上,但未來有在討論想製作一些鞋子形狀的盆器來中種我塊根,但當然不會只是單調的鞋子塞植物囉,也請大家拭目以待了!



這邊也要向 MIXFIT 的讀者偷偷的預告一番,接下來 Frank 即將以 @Rifare_co 和 @dango_3_color 進行合作,究竟內容是什麼還請大家持續鎖定兩人的 Instagram 社群帳號囉!(延伸閱讀:《「當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藝術家,我不幹。」/ 專訪桀驁不馴的設計師丸三色》



「與其追求炒賣鞋款,我更想做到獨一無二。」

不是嗎?我們生來就是絕無僅有的存在,與眾不同早已是事實,何必去追求任何的潮流與趨勢呢?Rifare_co 的誕生絕對不光是 Frank 展現所愛的單位、品牌,他更像是在告訴我們「獨一無二」的重要性!有機會的話不妨前往 @Rifare_co 的 Instagram 一探究竟囉,期待你也能擁有一雙 Frank 匠心獨具的作品。


Editor / Casper
Photo / Instagram @Rifare_co
Special Thanks / @Rifare_co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